承暖。

近期沉迷吹安。

这儿承暖

【喻王喻/童话风】兔子先生

听歌猜故事x

巫术师后代喻x兔妖王杰希

cp喻王喻无差w

那么开始吧w

1 兔子先生

 

繁密叶片被抹上月光寂寥的色彩,树影斑驳的被倒映在整个丛林里,像是逃不出去的一张网

王杰希沐浴在月光里,竖起自己敏锐的耳朵

今夜丛林里似乎来了一位不速之客,他能感觉到,周身的魔力有着不正常的波动,那不是自然中应该存在的力量,而是一种极不稳定的波动。

兔妖的耳朵正是能听到各种魔力波动的频率,王杰希奔跑着,循着那声音向前奔跑着。

不远处的一片空地,看到了一个男孩,正是这股魔力的源头。

男孩穿着带精致暗纹的斗篷,清瘦的身材被包裹在内,大大的兜帽几乎要遮住他整张脸,王杰希看不真切,只能瞧见一个姣好的下巴。

人类的孩子?

王杰希蹦哒着来到男孩的身边。

 

 

2 月亮是兔子先生故乡

 

男孩听到了灌木里的动静,偏过头来看见了身边的毛茸茸。

“啊,是兔子先生?”男孩欣喜地抱起刚成年的,体格并不强健的王杰希

王杰希没有挣扎,他用唯独妖类才有的,生在动物的身体却睿智的眸子打量起眼前的少年,这才发现,少年和妖类一样,有着双精明却清澈的瞳孔藏在帽子的阴影下,少年也正好奇的看着他

“人类的孩子,你怎么在这样深的丛林?”

王杰希看着少年沉默了,他已经做好被丢出的准备了。

少年却轻笑一声,把他轻柔的放在一片清香的芳草地上。

“原来是兔妖?难怪看着和别的傻傻的兔子不一样。”

“你不怕我?”王杰希双腿站立支撑着自己尽量看起来高一些,好与少年平视。

“有什么好怕的?”少年摘下兜帽,王杰希那才看见他的整张脸,那算得上是张清秀又讨喜的面容,但王杰希也看到了,少年像精灵一样,又尖又长的耳朵。

王杰希一时间不知该说什么,张了张嘴,少年却先发声了

“我是精灵和人类巫术师的孩子。”男孩垂着睫毛,月光怜惜地轻抚他年轻的轮廓,在他脸上吻下一片影子。

王杰希知道这意味着什么,巫术师,本就是受普通人排挤和恐惧的职业,更何况是巫术师和别的种族的孩子?只怕这个男孩,在这样一个年纪,便尝到了被孤立的滋味

一整晚风卷过,男孩裹紧了自己身上的斗篷,王杰希这才回过神

“你叫什么?”

“喻文州。”

“文州,不管你因为什么来到这里。”王杰希整了整自己被风吹乱的细软兔毛

“我送你回家,怎么样?”

喻文州的脸上并没有太多明显的感情,还是那样一副温和的样子,半晌后站起身,又半跪下来看着王杰希

“那就有劳兔子先生啦?”

 

流浪是兔子先生的特长

 

王杰希放慢自己平时奔跑的速度,蹦跶着一步步向前,不时回头看看后面的喻文州是否跟了上来。

银月的光辉让王杰希雪白的皮毛看上去也散发着淡淡余晖,喻文州心想,兔妖真是比精灵都要好看的生物。

“兔子先生的家就住在这森林里吗?”喻文州随手从树木的藤蔓上摘下一片叶把玩着

“不是,我的家在很远的东方”

“那兔子先生为什么要跑这么远?”

“因为流浪是兔妖的天性,也是特长”

喻文州点点头,似乎是很满意这个浪漫的说法。

“我以后也能吗?也能像您一样走那么远吗?”

“最好不要。”王杰希停下脚步,回头认真地看着喻文州

“为什么?”

“因为有人会想念你,有人会担心你。因为你有人牵挂,很让人羡慕。”

“所以,可别让家人担心啊,文州。”

 

 

小孩小孩快回家

 

喻文州的家离森林并不远,就在附近的一个小村庄。

王杰希远远就在一个坡上看到,整个村庄都已沉睡,唯有那一栋巍然矗立、与周围建筑格格不入的老旧古堡还亮着最后一盏灯。

“我们走快点。”王杰希催促道

距离古堡还有一段距离时,王杰希停下了脚步

“快回去吧,文州。”

喻文州蹲下,默默王杰希柔软的兔毛,把刚采摘的树叶递给王杰希

“我们还见得到吗?兔子先生?您回去各种地方流浪啊。”

“不知道。”王杰希诚实的摇摇头

“如果有缘,我们还会见到吧。但现在你该回去了。”

喻文州站起身

“再见了,兔子先生。”他说完这句,跨过王杰希身边

“我会让大家知道,巫术师并不是不祥的职业。”

“到那时候,我就去找兔子先生吧?”

王杰希回头,看到古堡的门被打开,一个和喻文州十分相像的中年人紧紧把喻文州拥入怀中

真好啊。王杰希想着,逃似得飞快向森林奔去。

 

 

流浪的步伐,为你而停下

 

王杰希回到了那个森林。

他在那里待了一天又一天,不知不觉就是几个月,几年,十几年。

对妖来说,那并不是很长的一段岁月,他并不觉得有多难熬。他甚至在这十几年里学会了如何自由的变化人形,他在这一个森林里学到了许多,停顿了许久没有去各个地方流浪。

但他心中始终填补不了一片空洞。

是什么呢?王杰希歪了歪头想。喻文州回到家时被家人紧紧抱住的画面又回到他脑海里。

自己还遇得到喻文州吗?

过去的几年里他一直在想,那个孩子会不会又披着一身斗篷来到森林,会不会再和他促膝长谈,他也要给喻文州看自己新学会的化为人形,虽然外貌不是那么完美,甚至自己的眼睛都不是太对称。

但他还是想给喻文州看。

那孩子还会记得自己吗?真的会来找自己吗?有没有完成自己年少时的哪个愿望呢?

王杰希的思绪最终被冬日的寒风吹散,他把自己埋在干草堆里,沉沉睡去。少年温和又俊秀的脸庞,又一次在他梦里出现。

 

 

你是永远的牵挂

下初雪了,雪像蛋糕上的糖霜一样,稀散的铺在地上

远处村庄的古堡,被村民们在深夜放火被烧掉了。本就古老的建筑,在一个晚上崩离瓦解。

这都是王杰希从好管闲事的精灵口中得知的。

他第一次这样心慌意乱,飞快地奔跑着,听不到周围的一切,他只知道他要飞快的赶到那个少年身边,不管少年知不知道他。

他在森林的入口处,看到了一个清瘦高挑的身影,和数年前相比更为成熟的身影。

化作人形的王杰希看着那个人蹒跚着,一步步踉跄的向自己走来。

“喻文州?!”王杰希飞奔过去,稳稳地把快要倒下的人扶到自己身上。

身上的青年和十几年前一样,戴着大大的兜帽,脸上的表情看不真切。

“兔子先生……是兔子先生吧?我没有做到……”

喻文州靠在王杰希身上,用虚弱颤抖的声音诉说着昨晚。

村庄被疾病肆虐,所有人都认为是他带来的不幸。

父亲留给他的咒术的笔记和古堡,一夜间被大火吞噬,只剩废墟,他被赶出村庄,无家可归。

他终是没有完成自己的梦想。

“兔子先生……那么多年,你没有到处流浪吗?”

“兔子先生?”

王杰希没有说话,只是把喻文州搂得更紧。过了许久才开口道

“我要走了。要离开这里了。”

“不过,是带着你一起。”

你是绊住我脚步无形的绳索,又给我再一次流浪的勇气

你是我永远的牵挂。

 

无论在屋外还是天涯

偏远的一个小镇,来了一位占卜师。

他所预言的一切,都会在不久后发生。他用这样的能力帮助了镇子躲过多次劫难。镇上的人不再惧怕他,而是接纳了这样一个存在。

占卜师的家中有一位奇怪的先生,占卜师占卜时,那位先生也会坐在他身边。

那位先生不在的时候,就是一只雪兔,蜷缩在占卜师先生的腿上,眼睛一刻不离开到访的客人,像是怕占卜师被伤害。

这天,新的客人到访了,是位年轻的少女,多半是来询问自己的姻缘。

“请稍等一下,我和他约好,他不在时尽量不用占卜的魔力”

门被打开了

“啊,杰希,你回来了?客人,我们可以开始了。”

少女看到了,那位先生进来时,占卜师脸上欣喜的表情

王杰希又回想起数年前那个画面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“啊,是兔子先生?”

End

谢谢看到这里的你

希望你喜欢这个故事